头部banner

断耳(外一篇)

出自: 2014年第10期
字体: | |


  伯父死的时候,日本人已走了三十年了,但伯父是日本人害死的。

  我小时候问我爹,伯父怎么没有左耳?我爹哄着我说,伯父与人赌酒,输了!被人割下做了下酒菜。我想,割下耳朵会流血,会很痛。人耳下酒比木耳、银耳、猪耳之类令人恶心。人吃人是个比喻,真要吃人,谁吃得下?

  有一次,我在我爹妈的床脚下捉迷藏,拖出一根粗重的铁链来玩耍,我爹看见了,即刻粗声说,放回原处去!我被我爹吼得满是委屈,整个一天,我都不理睬我爹。睡觉时,我坐在我妈温柔的两腿之间想着心事。爹也许是想讨好我妈,爹从床另一头挪过身来与妈并坐一排。爹知道我还在生气,就抚着我的头,想逗我开心,他嬉皮笑脸地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文学界·原创版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