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风灯

出自: 2014年第10期
字体: | |


  一

  这几天,苏向明的病变得越发严重了。他缩在床角落里,背对着马简宁。阳台上那株婪尾春开得正盛,花骨朵微弯着,被大风吹过来,又吹过去,苦涩的香味直探到马简宁的鼻尖上。她坐在床沿边,抚着苏向明的脊背,两只手在空气中游荡。苏向明的脊背很柔软,像海绵一样。有一会儿,她感觉她仿佛抓到了他海绵一样的脊背。但更多的时候,她发现自己抓到的,不过是看不见的空气。空气一点重量也没有,轻飘飘的,在她手心里四处逃逸。她慢吞吞地说,大风把窗户都吹开了。她说这话时,目光呆滞,说完,站起身,蛇一样溜走了。她一走开,苏向明就开始说胡话。他说对楼的女人死了。他的口齿含混不清。她当作没听到。她踮起脚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文学界·原创版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