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香火青丝

出自: 2014年第9期
字体: | |


  常老头折进巷子口的时候,穿堂风针扎一样刺进他耳廓儿的软骨里。他瑟缩着脖子并打起寒噤,清鼻涕蚕丝般拖将下来,还没等他腾出手擤鼻涕呢,悬在半空中的清鼻涕早已被寒风吞卷得没了踪影。

  眼下已到秋冬的临界点上,只要下雪就进入漫长的冬季了。原来这巷子口是有一棵榆树的,冠盖不算小了,为给街面房腾建设用地,就把它除掉了。往年每到这时,枯黄的树叶儿就飘飘落落、零零洒洒的,让人有季节更迭的氛围。自从巷子口的榆树被砍伐掉后,他连夜里做个梦都迷向,找不着方位,还老做些古怪的难以理解的梦。昨夜就在梦里跟脚下的泥土较起劲来了……他怕提这茬儿。他的指尖冻得生疼,本能地去焐另一只手上拎的小笼包子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文学界·原创版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