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与草有仇(外一篇)

出自: 2011年第10期
字体: | |



  冬天,是我们最怀念草的时候。那是因为,冬天太空旷了。冬天的空旷应该怎样形容呢?我想,每一个人的方式方法肯定都不相同。有很长一段时间,我觉得这空旷就像一种传染病。一种来势汹汹却又不动声色的疾病。在它的魔爪之下,几乎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幸免。

  抬头望去,头顶是空荡荡的天空。那些喜欢喧闹的鸟都不见了踪影。千万别小看了这些灰不溜秋的家伙,它们总是成群结队地在天空中自由来去,速度极快,忽而东忽而西,让你眼花缭乱。可现在,这些鸟全都销声匿迹了。和天空比较起来,大地的空旷就更严重了。放眼望去,是无遮无拦的冻得硬邦邦的泥土,是落光了叶子之后仿佛一些粗线条的树木枝桠。这个时候的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文学界·原创版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