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散文的“随便”与不随便

出自: 2009年第8期
字体: | |



  现代散文应当具有怎样一种文体形态?对于这个问题,鲁迅先生在观念和意识的层面,表现出确然的开放与极大的宽容。譬如,《怎么写》是先生作于一九二七年的一篇文章,该文最后一段就明言:“散文的体裁,其实是大可以随便的,有破绽也不妨。做作的写信和日记,恐怕也还不免有破绽,而一有破绽,便破灭到不可收拾了。与其防破绽,不如忘破绽。”这里,“随便”被先生视为散文一体的基本特征。一九二九年十二月,先生写成《我和(语丝)的始终》一文。内中在谈到《语丝》作品的特色时,用了八个字:“任意而谈,无所顾忌”,这是先生对《语丝》文体的高度概括,但又何尝不是他散文文体意识的一种宣示,其精神实质与“随便”的主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文学界·原创版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