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烟囱

出自: 2009年第5期
字体: | |



  引子

  

  没找到妈对我们来说确实是个打击。后来我们都怀疑世界上有没有这个人存在,我们到底是哪儿来的?我和小鸡眼对着眼,各自眨了一下眼。他眨眼的时间稍稍比我长一些,原因以后再说。

  从南京来到上海,我们蹦蹦跳跳的,互相诉说着想像中找到生身之母后的喜悦。我们的母亲,长相一定倾国倾城,小鸡说。那是年轻时候,我补充。如果咱妈十八岁生下我们,现在也不老,小鸡说。姑娘们理应着急生孩子,我总结。等咱找到了咱妈,我们就知道谁比谁大了,小鸡说。这没用,我反对。当然有用,要是咱妈说,先生的我,你以后就得叫我哥。小鸡说。鸡哥?这多别扭。鸭哥?哈哈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文学界·原创版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