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独坐,以及静候的烛火

出自: 2007年第7期
字体: | |


   如今,我不再像年轻时那样热衷写诗了。这丝毫不值得惊异,我不是大人物,封笔几天,报刊就有开天窗的迹象。我目睹自己的婚姻在峰回路转的疲乏中逐步分离,直至旁逸斜出。度过三十五岁之后,诗性的趣味被青春写作的惯性延续着,直到它合理地停止、漫漶,但突然又得到了水源的接济。

  我不喜欢恺撒大帝的话:我来了,我看见,我征服。首先,这种霸气非我辈所能有;其次,在纸上铺垫豪情固然是文人的嗜好,但我实在没有这种激情大跃进的内功。我倾心于奥地利诗人奥斯卡·考考斯卡的低语:我寻觅,我猜测,我发问。这种语态让我心折,我的声音在喧闹的世界越来越小。

  时光漂浮的速度是恒定的,但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文学界·原创版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